欧美担心快递业务被恐怖分子“利用”

更新时间:2018-01-27 来源:互联网

全球任何一家快递公司都会追求“3S”,即“速度”(Speed)、“服务”(Service)和“安全”(Safety)。一旦安全没有了,速度和服务都失去意义。山东省一名居民近日因收到被化工原料污染的快递物品中毒身亡,这起“夺命快递”事件引起民众警觉。惹出事端的原因是,圆通速递的一家加盟公司对收送物品的验视不规范。“夺命快递”目前看是极端案例,但它反映出这个行业的安全隐患。在《环球时报》记者调查的一些亚洲国家中鲜见“有毒包裹”,但在欧美有被恐怖分子利用的“炭疽信件”事件发生。总的看,各国不论快递业务规模大小,都非常重视验视递送物品等安全环节。国家法律的明令禁止、企业的自我约束、民众的自我防范,都是快递物品时必不可少的。

欧美担心快递业务被恐怖分子“利用”

“德国出现快递潮!”德国财经网12月22日报道称,圣诞临近,德国快递业务出现井喷,比平时多五六倍。德国快递业的发展史比美国建国史还要长。早在16世纪,德国图恩和塔克西斯家族就在欧洲开辟快递服务。《环球时报》记者23日从德国邮政快递联合会了解到,目前德国快递市场活跃着近千家快递公司。据德国《商报》报道,敦豪(DHL)在德国快递市场占有率超过2/3。记者在德国经常收到快递包裹,时间长了,和DHL、联合包裹(UPS)的几个投递员见面时会相互问好。DHL的投递员托马斯告诉记者,快递员的工作充满挑战,上岗前要经过严格培训。托马斯现在每月收入约4000欧元,每年有30天的带薪休假。这样的收入和福利与很多白领没什么区别。很多客户圣诞节前还会送他一份小礼物表示感谢,比如一瓶葡萄酒。

在德国,专门制定有“德国通用运输条例”、“快递业管理条约”等管理法规。比如,对投寄人,德国快递公司有严格规定。对于首次投寄的客户,快递公司会不厌其烦地进行“寄发培训”,提醒他们危险物品、液体和粉末物等禁止寄发;寄送电池及含电池的物品时,需提供证明;奢侈产品需提供正规购买发票等。在德国发快件时,寄件人一般不能将包裹封上,而是敞开口留给工作人员目视检查后方可封装。在入库时,快递物品还需要接受X光扫描检查,有问题的邮件由专业人员拆包检查。《环球时报》记者参观过DHL在法兰克福的物流中心,看到巨大的库房内一尘不染,传输带自动运转。

不过,没有一家快递公司能百分之百完成“3S”的目标。德国的相关数据显示,在德国有6%的快件无法送达,而且也存在安全隐患。今年4月,德国总统府在一封寄给总统高克的信件里发现爆炸物,后警方专业人员将其安全引爆。快递公司有时会被恐怖分子或搞恶作剧的人“利用”,美国人就深受有毒信件之苦。“9·11”事件后,美国发生的“炭疽信件”事件曾导致5人死亡、17人受伤和数千潜在受害者接受大剂量抗生素治疗。美国联邦调查局直到2008年才确定嫌犯。今年4月,美国政府曾截获寄给奥巴马总统等政要的含有致命蓖麻毒素的有毒信件。经查犯罪嫌疑人为一名曾在电视剧《僵尸》出演角色的得克萨斯州女性。

这些极端案件表明,西方国家快递业务中存在着百密一疏的现象。《环球时报》记者23日查询了天地快运(TNT)、联邦快递(FedEx)等全球性的快递公司的网站。TNT的相关描述是,为加强安全,美国政府要求对所有入境或途径美国的货品进行额外检查,因此相关快递包裹有可能无法及时送达。对所有来自或经由索马里的货物实行全面禁运。按照对不同国别的安全要求,TNT对国际货物实行不同的安全检查措施。鉴于许多欧洲国家对来自也门的出口实行禁运,TNT也不递所有也门货物。TNT要求交寄人提供有关货品的精确和全面信息。

FedEx的相关要求是,联邦快递设有专门从事危险品或有毒物质快递业务的部门,其中某些业务部门不得将相关货品送至居民区。此外,还对此类货品的包装、标识和分类都有详细要求。其中相关标识只能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或其代理商处购买。美国联邦政府要求所有与运送危险物品有关的人员必须接受培训,一般情况下,再培训的间隔为两年,执法机构有可能随时检查承运商的培训记录。其中,联邦快递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提供培训,迄今共培训3.5万人。

行业竞争激烈更应确保安全

总部位于美国的FedEx和UPS以及总部位于欧洲的DHL和TNT,常被称为快递业的“四巨头”,它们拥有和运营航空公司、货车车队,在机场有完成包裹分拣的运营中心。英国《经济学家》网站今年9月1日做过一篇报道,假设全球快递业只剩三“巨头”会发生什么情况。目前主要的竞争状况是,FedEx和UPS几乎瓜分美国市场。DHL在亚洲的市场份额约为40%,在中欧、中东和非洲已超过50%。FedEx和UPS正在欧洲与DHL竞争,但欧洲快递公司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有限。报道说,由于利润过低,DHL2009年开始从美国、中国等国的国内市场退出,仅保留运送快件的国际服务。

中国本土大中小型民营快递企业迅速壮大和扩张,但也存在加盟门槛低、经营灵活但管理较混乱等问题。“毒快递”事件发生前,暴力分拣、私卖邮件等行业潜规则屡被曝光。快递业的迅猛发展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会不会让验视要求和标准形同虚设?在业内人士看来,存在这样的现象。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快递公司在收取快件物品时要逐一开包开箱检查。但近日发生的“夺命快递”事件,无疑暴露出快递行业在物品验视环节的严重疏漏。

针对中国快递业出现的问题,德国科隆大学经济学者罗多夫·凯尔2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德国,还是中国,快递业明显上升说明快递业对远程贸易产生积极影响,是各国经济新的增长点,还可以增加就业,所以应引起政府有关机构的重视。凯尔建议,很多国家快递业的发展速度明显高过政府预期,所以各国应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执法监督。德国政府对快递公司的准入要求很高,对专业领域进行考核合格后才能开业。凯尔说:“检查人员随时对快递企业进行抽查考核。不合格者,随时关闭。”

在日本,快递企业最担心的就是被政府“整改劝告”。在日语中,“快递”通常被说成“宅送”和“快达”。在日本有6家大型配送企业,最大的是2007年民营化的日本邮政公社,其余都是民营企业。日本人接受服务是并不看对方的牌子如何,而是谁想得最周到就接受谁,这是竞争的基本法则。近年来日本年货物处理量维持在30亿件左右,几乎达到日本“宅送”市场的极限。快递企业“佐川急便”近年业务增长最快,在《环球时报》驻东京记者住的小区,晚上八九点钟还经常能看到这家公司的配送员推着小车一路小跑,抓紧时间完成定额。在日本“宅送”业的服务和价格竞争很激烈,500公里和1000公里的运费差只有200日元(约合11.6元人民币),说明整个行业的利润空间已没有太大的压缩余地,各家企业只能将速度和安全作为赢得份额的关键。

川原先生是滋贺县一家小型“宅送”运输的社长,有20多名员工。在谈到企业如何确保货物运输安全问题时,川原告诉记者:“一般货物委托方都要填写货物内容,企业方要看是否有危险性。只有那些老客户,检查时才会相信对方,或从平时的业务内容做适当判断。日本国土交通省陆运局是主管部门,国家对运输企业有货物运输许可制度。运送化学品需要专门的容器、专业人员和专用车、保管库等,遇到这样的客户请托宅送,我都会主动拒绝。”

据了解,日本“宅送”型的物流业中,安全事故并不多见。记者检索了“大和运输”的官方网站,看到该公司的“宅急便约款”明确要求公司不受理“指定外物品(即危险品)”。国土交通省在各地的派驻机构陆运局主要监管企业是否按相关法律运行,比如,长距离运送使用的卡车载重量标准是11吨,超过这个标准就是违法运行,陆运局就要发出“整改劝告”。因为竞争激烈,日本个别“宅送”企业存在让雇员无偿加班等恶劣行为。“大和运输”长野分公司就因变相让雇员加班,被政府部门“整改劝告”。

遇危险物品应退回或报警

不同国家的快递量有多有少,快递业的发展也有快有慢,但安全问题谁都不敢怠慢。新西兰人口约450万,将网购作为首选购物方式的人达到200万。有统计显示,仅新西兰邮政总公司下属的“邮政速递”公司每年要收寄4000万份快递件,相当于新西兰每人每年平均至少使用10次快递服务。新西兰各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在取件和送件时都需要驾驶印有公司标志的车辆,穿制服,佩戴公司工作卡。快递员在取件时需要对物品进行外观检验,在快递单上由寄件人申报物品的特殊信息,例如是否含有液体、是否为化工品等,快递公司在取件后,会将其送到快件分拣中心进行X光检验,对物品内部信息进行核对,如果发现有违禁品,如违禁药品、武器部件、化工原料等,会酌情退回物品或报告警方。

印度邮局直到12月2日才在全国开通快递业务,业务范围也只是覆盖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等大城市。据印度Crisil咨询公司去年发布的报告,印度快递业现有规模很小,但未来3年年均增速会达到17%,市场份额达到35亿美元。印度快递业的发展较慢主要是受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制约。印度消费者也对印度快递服务缺乏完整和清晰的安全信息、服务中心没有足够的人员和能力来解决问题表示忧虑。

作者:中国物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