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环限货 物流等待转运升级

更新时间:2018-01-11 来源:互联网

4月1日起,重庆“内环限货令”开始实施。城区的限行,加上内环以外缺乏停车、卸货场所,多数大货车只能在路边临时停靠、卸货和待货。而将一车30多吨货物从城外转运到城内,2000多元的新增成本更是让物流企业难以承受。

净化城区环境、限制大货车入城乃大势所趋,但对市场来说,可能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适应。

“你先别催!把资料准备好送过来,我们也得一个一个申请啊!”4月21日上午,重庆市物流与供应链协会零担物流分会副秘书长邓诠智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都是要协会代办大货车进城通行证。邓诠智告诉商报记者,4月1日起大货车进入主城内环需凭证通行,没有拿到通行证的会员,只能在内环以外卸货,由小货车转运入城,这直接将物流配送成本推高。而对各路为主城生产、生活配货的物流企业来说,真正考验将在5月1日开始,届时,重庆将在7点~21点禁止大货车开进内环,渝中区更是24小时禁入。

货车司机的停车之困

21日上午,淅淅沥沥小雨下个不停。对成都来渝的卡车司机梁武来说,难得停车小憩。由于没有通行证,他只能将车停在九龙坡区华龙大道附近的支路边上,待货回程。“以前都是开着车在城区跑着待货。”梁武告诉商报记者。

正如梁武所说,4月1日起,重庆“内环限货令”开始实施,大货车白天不允许进入内环快速路北半环与快速路“四横线”(二郎立交-陈家坪-鹅公岩大桥-海峡路-四公里立交)及合围区域以内的城区道路,主城区上牌的三轴以下货车必须办理不同权限的货车通行证,才能在指定道路上通行。

重庆惠实货运有限公司董事长夏荣华告诉商报记者,城区的限行,内环以外并没有多少专业的货车停车、卸货场所,多数大货车只能在路边临时停靠、卸货和待货。商报记者昨日上午10点乘车路过二郎立交、到华岩立交沿线时注意到,快速路两旁的支路塞满挂陕西、四川等地牌照的大卡车。“早上7点左右车辆更密集,整条路上都是各种货车。”邓诠智告诉商报记者。

转运“吃掉”利润

“大改小”也就意味着物流企业依赖的规模效应不在了。夏荣华向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辆18米的大卡车实际载重在35~40吨,而城区能通行的小货车需要20辆才能装完。

“一件饮料6公斤,从昆明送到重庆不过3块钱,一车饮料三十几吨运费不到20000元,如果没有城区转运环节,物流企业一车能赚2000元左右。而目前光城区20多次的转运费用就要超过2000元,这样物流企业完全没了利润。目前为了维护客户关系,只能折本配送。”邓诠智则举例称,从重庆送一台几百斤重的电机到成都也就80元左右,但是在城区内十几公里的配送距离,找一辆小货车同样送一台电机就需要80~120元。

“看得见”的成本增加是一个方面。朝天门一位不愿具名的物流公司负责人向商报记者表示,大货车晚上9点以后陆续进入朝天门市场卸货,但到第二天早上7点,不少货车还没卸货完毕,全部堵在市场内出不去,“城里有车闲着开不走,城外车不够用周转不开”。

此外,多家物流企业近乎一致的说法是,对工人来说,夜间卸货算的是加班工资,仅人力成本这一块就比白天下卸货要多出近一半。

纵深

倒逼专业市场外迁

事实上,大货车难进城背景是“内客外货、市场外迁”的规划布局正在展开。在朝天门批发市场已经营十几年服装生意的胡女士向商报记者表示,感觉最近小货车送货的成本暗中增加了。

在另一个方面,胡女士称,现在一些区县商家来拿货,也不得不多了一个要事先预约的步骤,极为不便。胡女士表示,朝天门专业批发市场将迁往南岸区的迎龙,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机会也是个挑战。“一旦彻底限行,朝天门这边做生意一方面成本增加,另一方面极为不便;但是搬到新的市场去,也要一段时间适应,等周边的基本设施配套完善,市场才能热闹起来”。

重庆市物流与供应链协会零担物流分会会长陈协洪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纵观重庆的商贸物流业格局,就是一个不断向外延伸的过程,二十多年前在长滨路、大坪等区域的机电、五金等市场,如今大部分集中在石桥铺、陈家坪,随着城市功能的优化,再度外迁是个大趋势。

在陈协洪看来,对专业市场内的商户来说,货车限行导致物流成本的增加,势必导致他们的经营成本增加,这其实就是通过市场手段,倒逼专业市场外迁。

问题

衔接城区难题待解

对众多物流企业来说,真正的考验将从5月开始。据消息人士透露,5月1日起,“内环限货令”或将正式实施,违反相关法规者将被批评教育,而从6月1日起,则可能步入处罚的阶段,违反相关法规者扣3分、罚款100元。

朝天门物流运输协会秘书长陈章华告诉商报记者,如何将内环外的货物低廉、高效转运到主城各大商圈和专业批发市场,各方正集思广益。

“以渝中区为例,目前朝天门市场的搬迁并未完成,货流需求有增无减;解放碑和菜园坝两大市场的消费需求同样居高不下,限制大货车进入核心城区,相当于市场需求不变的情况下,降低供给。”在陈章华看来,净化城区环境、限制大货车入城乃大势所趋,但对市场来说,可能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适应。

陈章华透露,事实上交通管理等相关部门,确实也正在针对渝中区等特殊区域,正与物流企业、专业市场等沟通,希望得到一个更加科学的实施过程。他举例称,朝天门市场和朝天门物流运输协会正在向主管部门申请,希望能定时、定点、定线,选择在交通低谷时期,让晚间进入城区卸货的大货车得以出城,节约“看不见”的成本。

作者:中国物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