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月入15000元?

更新时间:2018-07-06 来源:互联网

“双11”临近,又到了幕后英雄——快递员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没有传说中“月入15000元”那么美,郑州市快递员的平均工资在3000元~5000元,但也存在“给淘宝店收件月入9700元”、“ 一个公司有一两个人月薪过万”的个别案例。

胡乱吃了俩包子,快递员小孟在早上7:30前就赶到了位于伊河路的顺丰速运网点。卸货、分拣、装载,约15分钟时间,他和其余30多名同事便转动快递车电门,急匆匆绝尘而去。

后座捆着四层、半人高的包裹,车篮里和踩踏板上放满快件,小孟的快递车看上去已严重超载。约四五十个包裹,他的任务是在10:30前送发完毕。经历过去年“双11”的他说,这个包裹数量在“双11”期间得翻倍。

在位于淮河路的一家申通快递网点,经历过3年“双11”的王先生称,平时派件数量在130个左右,而在“双11”期间会猛增至约180个,“多了四五十个包裹”。

相应地,工资也“喜大普奔”起来。“平常日收入150元左右,‘双11’期间,一天收入约200元,一个月最高有拿七八千元的。”王先生平时的工资在4000多元,“双11”当月会超过5000元。

郑州也有月入过万元的快递员,但在王先生看来,“一个公司就那么一两个”。这种个案并非是单靠派件拿到高薪,“自己配的有车,专门收件,再分给快递公司送件。寄一个包裹提成0.9元,但收件能收10%到20%的费用,靠拓展大客户,量大取胜。”

“比如送一个快递收0.5元或1元,但收件就挣钱了,省内一个包裹合理收件费在8元~10元,快递员收顾客10元,回去报给老板8元,一方面自己净赚2元,然后公司还有2元的提成,相当于赚了4元。”曾从事快递工作的小李称,一些嘴皮子利索的快递员,以加盟的形式和众多快递公司有合作,靠收件生存。

才入职几个月的90后快递小伙小刚,他的保底工资在2500元,曾见过一个月入9700元的案例,对方是“和淘宝店主有合作,负责收件”。

“更多的郑州快递员工资在3000元到5000元。”汝河路一家圆通速递网点负责人谢先生称。

工资

给淘宝店收件,月入9700元

去年“双11”吓跑刚入职3天的快递员

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爆仓,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快递公司在“双11”到来前,就安排人员招聘了。在郑州,则出现了招不来快递员的情况。

“月初就开始招人了,但应聘的人很少,没人愿意干,现在中原南区还差20到30个名额。”郑密路圆通速递业务经理宋瑞杰称,“一是罚款制度打击快递员的积极性,快递多的话来不及派送,没有送上门,客户就打电话投诉,一旦接到投诉,就罚款500元,送一件快递提成才0.8元,罚两次,一个月工资没了;二是每个快递员划分的派送区域越来越小,包裹量减少。”

人手跟不上,快递公司只能通过增加工作时间和派送量给员工施加压力,“一天150件包裹,连吃饭的空都没有。去年‘双11’当天,早上6点就上班了,晚上10点送完,还得回仓库分拣、运装,半夜一两点才回到家。”王先生举了个去年“双11”的例子,“一个员工才入职3天,一天150多件的包裹吃不消,这个电话刚挂掉,那个电话又来了,最后人没吭声跑了。”

部分小网点通过动员亲戚朋友过来帮忙,以解燃眉之急,“‘双11’当天到20日,也就那么几天忙”。河南韵达快递也要求“从家里带人过来到站点服务”,“提前培训、熟悉道段”。

招聘

大学生兼职夜班快递员救急“双11”

亲戚朋友齐上阵这条路走得太艰难,有快递公司动起了签约大学生做夜班快递员来救急的念头。

“和高校的学生会、团委、勤工俭学部对接,储备了300到400人的大学生临时快递员。”河南韵达快递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董明奇称,“物流高峰期在晚8点以后,我们用大巴车把下了课的学生接过来,干到晚上11点左右,安排有盒饭,当天结工资。”

大学生临时工坚持“宁多勿少”原则,“实际需要100个,但我签150个。由专门的师傅带三四个学生,熟练后分配到各个投递道段。”

为了招人,其他快递公司也是挺拼的。申通新增150人的客服,并成立“双11”快递客服专项组,应对大客户或重大问题的处理;宅急送“双11”期间推出凌晨取件服务及集中派送地的夜间派送服务。淘宝向河南商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各家快递公司目前已为今年“双11”新增行业从业人员25万以上。

不单单是人员的增加,包括场地、车辆的服务设施也在跟进,顺丰增加专机线路28条;圆通新增航线101条;申通打算利用冷门航线的仓位对航空货物进行分流;百世汇通新增航空线路37条。

智能投递箱面临诚信问题

“双11”包裹量剧增,送货上门的服务加重快递员的工作量,而智能快递投递箱被认为是解决物流“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有效尝试。此种模式为,快递员将包裹放在设置带有密码的智能快递投递箱内,快件主人收到短信密码后,可选择下班时间去取。

这种方式在顺丰速运河南区副总经理张克亮看来,“目前使用概率低”。董明奇同样表达了“消费者不适应”的观点。

“快递员要签单甚至录音才能证明顾客接到单子,如果顾客打开的箱子是空的怎么办?北京曾设置了很多密码箱,但是旁边还要再站一个人进行监督,再加上箱子的费用,得不偿失。”董明奇认为,方便寄签双方的同时,密码箱投寄方式也面临着诚信的问题。

顺丰于今年运行的嘿客(网购服务社区店),同样是改变配送模式的尝试。“顾客选择快件寄到就近的嘿客店,在下班时间方便提取,还能省2元的寄送费。”张克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