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贸易物流港建设之力把宁波打造成国际强港

更新时间:2018-01-16 来源:互联网

核心提示:加快打造国际强港是我市落实浙江省海洋经济发展战略、促进港口转型发展、积极参与上海“两个中心”建设的重大举措。国际强港的“强”,本质上的要求就是“强大的竞争力”,基本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量大、功能全、效率高、模式新、作用大、影响力强等。

为此我们必须跳出物流运作的框框,从产业链的上游—商流(即贸易)的领域来寻求带动港口物流提升的途径。本栏目刊载了宁波大学副教授俞海宏的研究文章,希望在推动宁波贸易物流港的建设上取得共识。

贸易物流港建设,是一个以港口为基础,以现代物流为支撑,以商品贸易为主导,以商物协同促进为要求,以区域经济集约绿色发展为目标的现代综合港口服务产业体系构建发展问题。在港口基本的交通运输功能上,增加储存、包装、加工、信息等现代物流功能,并通过在港口城市、腹地区域、国际航线辐射港口等区域提供综合性贸易服务,建立现代化商品交易中心,集聚区域性乃至全球性商品交易业务,实现对区域资源配置的影响和控制,从而促进港口物流综合产业的结构调整以及模式创新,形成现代贸易与现代物流相互协调与促进的发展状态,最终实现更集约、更低碳环保的港口城市经济发展的新模式。

作用

俞海宏教授认为,贸易物流港在宁波建设国际强港有以下作用:

有利于进一步增加港口吞吐量。贸易物流港通过港口贸易功能,加强港口城市、腹地区域、国际航线辐射港口等区域间的贸易活动,以贸易带动物流。

有利于加强港口运作能力。贸易物流港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打造贸易平台,能够加强港口的集疏运能力;同时贸易物流港在港口基本的交通运输功能上,增加储存、包装、加工、信息等现代物流功能,完善了物流网络,能够提供完整的一体化物流服务,有利于加强港口的物流功能。

有利于加强港口的资源配置能力。贸易物流港通过在港口城市、腹地区域、国际航线辐射港口等区域提供综合性贸易服务,建立现代化商品交易中心,来集聚区域性乃至全球性商品交易业务,为重点大宗商品、高附加值进出口商品和航运资源提供贸易平台,有利于使其成为重要的资源配置中心。

有利于加强港口综合服务能力。贸易物流港的建设有利于吸引各类贸易业务,贸易活动的增加带来各种贸易服务的需求,有利于各种港口服务产业的兴起。同时贸易物流港能够提供综合物流服务和各种增值服务,包括优质的信息和金融服务,有利于建设电子口岸、智慧物流等平台,构建完善的信息网络。

有利于提高港口的现代化程度。贸易物流港通过贸易带动区域经济,经济发展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并加大对港口生产管理的资金投入,有利于港口生产设施科技含量和管理水平的提高,实现更集约更低碳环保的港口城市经济发展的新模式。

有利于加强港城互动能力。贸易物流港的建设有利于加强城市贸易,优化临港城市的产业结构;同时,城市能为港口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和需求来源,为港口提供发展动力。

问题

谈到当前制约宁波贸易物流港发展的主要问题时,俞海宏提出了以下几点:

基础港口物流功能有待进一步完善。宁波港(601018,股吧)口集疏运比例中公路高达70%,铁路和内河分别占到7.6%和15.5%,成为集疏运短板。港口基础设施有待加强。港口能力处于严重紧张状态,各类专业性码头泊位吞吐能力缺口不断扩大。

港口信息化建设和综合服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港口科技水平还比较落后,运用高新技术促进港口经济发展的投入不足,导致港口产业结构升级难度加大,产品附加值不高。港口及国际航运必需的金融、保险(放心保)服务体系相对滞后,港口EDI各个环节缺乏高效衔接,数据交换和信息共享实现困难,同时存在传输速度不快,信息化服务水平难以满足客户需求等问题。

腹地货源和国际中转业务有待进一步开发。集装箱箱源绝大部分仍来自于浙江本省。而且宁波港目前异国货物拼装、拼箱、贴标签等国际中转业务量极小。2005年、2008年、2012年国际集装箱中转业务量占业务总量分别是5.2%、8.7%、10%,而新加坡港等国际大港集装箱国际中转比例达40%~70%。

贸易集聚力和服务能力亟待提高。目前高附加值商品仅形成葡萄酒和水果进口交易市场,而汽车、高新技术装备、固体化工、国际高档消费品等进口交易市场尚未成形。

物流企业服务有待提高。大多数物流企业业务比较单一,基本停留在装卸、仓储、运输等传统业务,能提供港口物流一体化服务企业数量稀少,港口商贸功能拓展不够,物流增值服务比较薄弱,尚未形成完整的临港产业链。

路径

如何建设宁波贸易物流港,俞海宏教授给出了具体的路径分析:

一、实施港口物流运作能力提升工程。重点续建新建深水码头,增加万吨级以上码头泊位以及集装箱泊位个数;充分利用并整合码头岸线资源,改善航道锚地设施条件,尽快缓解港口锚地紧张状况。优化港口生产工艺和作业流程,整体提高港口通过能力;完善港口生产信息系统,加快港口网络和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推广应用物联网和GPS、RFID等智能化技术;重点建设在港集装箱、散货、业务管理系统,改进业务信息查询平台,打造数字港、信息港。

二、实施港口综合配套服务完善工程。建立宁波船舶交易市场,搭建船舶和船用设备交易平台,大力发展船舶交易、船舶租赁等业务。鼓励船务服务、海事法律、人才培训等行业发展,推动船货代、租赁、航运经纪人等中介服务快速发展。做好外轮供应(淡水、食品、油料等)、船舶维修、船务服务等,打造国际航运后勤服务基地。创新航运物流信贷模式,拓宽航运物流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完善航运物流保险服务,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试点梅山保税港区离岸金融,提供航运物流企业境外业务结算、融资、保值避险等全方位金融服务,提高港口资本运营率。

三、实施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建设工程。优化现有交易市场资源,以液体化工、铁矿石、煤炭、钢材、木材、塑料、粮油、镍金属、铜等为重点,积极打造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重点建设镇海液体化工产品交易市场、余姚塑料城、镇海煤炭交易市场等17个交易市场,力争形成若干个在长三角、全国乃至全球有影响力的交易市场。统筹规划建设一批大宗商品储运基地和交割仓,发展油品、铁矿石、煤炭现货即期交易,积极争取国家支持,逐步向现货中远期和期货交易发展,实现大宗商品的价格发现、套期保值和资产配置等功能;充分发挥第四方物流市场和行业电子商务网站作用,开展大宗商品电子商务,巩固提升大宗商品区域资源配置能力。重点发挥梅山保税港区进出口保税贸易优势,建设培育整车进口、先进装备、固体化工、船舶及船用设备、贵重材料、名贵植物、食品冷链等进口商品交易平台,初步形成高附加值产品国际供应链管理中心。

四、实施贸易结构与配套服务完善工程。增加宁波港开展国际中转业务的船公司数量,打造形成多条干线在宁波港交汇,多种中转模式齐头并进的新格局,启用中转信息平台,提高通关效率,提供有力的技术保障和信息服务,开发更多的国际航线,加大国际中转业务的业务比例。完善金融信息配套服务,积极发展离岸金融、海事金融、海上保险和资金结算,以保税金融租赁为突破口,重点发展船舶等大型设备的融资租赁业务。积极争取第二船籍登记制度试点,大力发展船舶和船用设备交易市场,探索推进航运发展综合试验区建设。

五、实施无水港与腹地贸易港建设工程。完成以宁波港为枢纽,支线港、喂给港、无水港为节点,多式联运为支撑的分工合理、协调配套、互动发展的港口腹地网络体系建设,完善无水港的布局。实现与无水港所在地的战略合作,联合出台扶持政策,完善无水港的物流运作能力。

六、实施自由贸易港区的综合能力建设工程。向国家申请批准自由贸易港区的建设,争取通过自由经济政策,包括自由交易的贸易体制、自由化的货币金融制度、自由投资经营、自由进出的航运经营和人员出入境自由,争取贸易自由港区金融、土地、财政、税收等政策的优惠,争取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的工作支持,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并颁布自由贸易区基本法等法令,使各种优惠政策法律化、规范化、具体化。

七、实施港口综合贸易物流网络平台整合工程。依托港口EDI平台,通过物流整体解决方案,整合生产业务系统和物流经营主体业务操作系统,完善和拓展信息共享和信息服务功能,打造统一、高性能的宁波港口物流信息平台。

作者:中国物通网